澳门新葡新京,欢迎访问

企业邮箱协同办公京能青年ERP

资讯中心

News Center
您当前的位置: 澳门新葡新京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能源布局将呈“5+1”,多种能源复合开发

2017-11-09 阅读次数:4240 资讯编辑:京能集团
5+1=鄂尔多斯+新疆+山西+蒙东+西南+中东部核电开发带 

  2030年,我国能源开发应重点建设鄂尔多斯盆地、新疆、山西、蒙东、西南等五大基地加东中部核电开发带,形成五大能源开发基地加一个核电开发带的“5+1”格局,新增一次能源供应量可达16亿吨标准煤以上,占全国新增能源供应量的90%以上,成为国内新增能源供应的主要支撑。将五大基地定位为国家重点能源基地,科学规划,合理部署,重点开发,有序推进。 

  我国能源资源分布总体呈西多东少、北多南少的格局,能源资源富集区主要为鄂尔多斯盆地、新疆、山西、蒙东、西南五个能源基地。这五大能源基地煤炭资源占全国总量的90%以上,石油约占30%,天然气约占70%,水能约占60%,风能占70%以上(图3)。东中部地区可通过发展燃料运输量小、能在消费中心附近建设的核电来满足一部分发展需求。 

  鄂尔多斯盆地能源基地 

  到2030年,鄂尔多斯盆地煤炭产量12亿吨,火电装机中外送容量8600万千瓦;煤制油900万吨,煤制甲醇1100万吨,煤制气20亿立方米;原油2500万吨,天然气400亿立方米,风电装机2140万千瓦。 

  加快基地煤炭的规模化、清洁化、高效化、精细化开发,提高煤炭开发水平。以发展循环经济为抓手,推进基地建设上水平。 

  以大运输通道建设为保障,提高能源调出能力。妥善解决煤炭开发与水资源、生态环境的关系,充分发掘煤炭开发潜力。处理好当前与长远、局部与全局的关系,科学合理安排开发时序、节奏和强度,全面推进区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加大煤炭工业结构调整力度,提高煤炭产业集中度,增强煤炭深加工和就地转化能力,延长煤炭产业链。 

  加快电源点和电网建设,重点建设西电东送、煤电一体化项目以大型煤田为依托,建设一批坑口电厂,形成向区外送电的大型火电基地。以准格尔、神东、宁东、庆阳等大型煤田为依托,建设准格尔、鄂尔多斯、陕北、宁东、陇东等大型煤电基地。   开发绿色能源,积极发展风力发电。鄂尔多斯盆地能源基地内蒙古区域风力资源十分丰富,有多处地点适于建设大型风电场。在电网运行条件和电价承受能力允许的范围内,加快风电开发步伐,建设一批百万千瓦级的大型风电场。 

  适时建设燃气电站和抽水蓄能电站。鄂尔多斯盆地能源基地电源装机结构单一,以火电机组为主,利用火电机组进行调峰和事故备用,手段单一且经济性较差。随着鄂尔多斯盆地能源基地电网规模的不断扩大、接入风电的容量不断增加,建设规模适当的燃气电站和抽水蓄能电站,用于电网调峰和事故备用,提高电网运行的稳定性和经济性。 

  加快石油开发,以资源为基础,立足技术进步和管理创新,完善开发技术政策,积极实施二次开发工程,实现老油田长期稳产,不断提高油田开发水平。加大天然气开发力度,以市场为导向,以效益为中心,加强选区评价和动用,加大苏里格、大牛地气田上产力度,确保靖边、榆林气田稳产,实现天然气大发展。 

  新疆能源基地 

  到2030年,新疆煤炭产量6.7亿吨,火电装机容量12360万千瓦,可外送容量8580万千瓦;煤制油900万吨,煤制甲醇500万吨,煤制气60亿立方米;原油3520万吨,天然气605亿立方米;风电等可再生能源装机4900万千瓦。 

  结合新疆自用和外送能源的需求,重点建设吐哈、准东、伊犁、准北、塔北、准南等六个大型煤炭基地。按照集约化、规模化的原则,规划建设3~4个亿吨级煤炭生产基地,每个基地配套建设10~20个千万吨级煤炭开发项目。 

  根据新疆风能和太阳能资源基础及疆内消纳能力,开发以外送为主的可再生能源,建设哈密、达坂城等大型风电基地和哈密等大型太阳能发电基地。在新疆电网以750千伏线路与西北电网实现联网的基础上,建设多回特高压直流线路,将新疆电力送到我国中东部负荷中心地区。

  优化和扩大铁路运力,形成电、油品、商品煤输送并举格局,以此促进新疆煤炭外送方式的多元化和互补性,保障内地能源需求。煤化工产业除了要满足自治区冶金、农业、化工等行业产品需求外,将以煤制油、煤制甲醇转制二甲醚或烯烃、煤制天然气为重点发展新型的煤化工产业,满足内地对车用燃料、化工品、天然气等产品需求,从而降低石油对外依存度,维护国家能源安全。 

  立足中亚-俄罗斯油气合作,建设中哈原油管道二期工程,加快中亚天然气资源开发,加快建设西气东输二线,规划建设西气东输三线、西气东输四线。发挥独特的区位优势,加强与周边各国能源合作,统筹油、气、煤、电开发和国际合作,使新疆成为我国重要的能源战略基地。 

  山西能源基地 

  到2030年,山西煤炭产量保持在7亿~8亿吨,煤电装机容量达到9230万千瓦规模,其中可外送容量3030万千瓦。 

  根据国家晋北、晋中、晋东三大煤炭基地总体规划和18个矿区总体规划,建设晋北动力煤基地,晋中炼焦煤基地和晋东无烟煤基地。培育2~3个亿吨级和3~5个5000万吨级煤炭企业集团。以地方骨干企业为龙头,整合地方乡镇煤矿,建设股权多元化的现代化地方煤炭企业,提升地方煤炭企业的集中度和技术水平,支撑和培育6~8个千万吨地方煤炭企业。围绕三大煤炭基地建设,重点加强北、中、南三大煤炭外运通道建设,进一步完善煤炭铁路集运系统。 

  以煤炭开采加工为龙头,延伸煤炭产业链,积极推进共生、伴生资源及废弃物的综合利用。在生态环境可承载的范围内,合理布局煤化工项目及园区,开展煤炭深加工,延伸煤化工产业链条。 

  重点推进沁南、寿阳、吉县-大宁、保德四个煤层气开发基地建设,启动与之配套的端氏-晋城-博爱、西气东输连接线以及沁水-侯马、端氏-长治-林州-安阳-邯郸等煤层气输气管道建设,加快屯留、三交、柳林、临(县)-兴(县)及宁武南和其他区块煤层气勘探开发步伐,在沁水和河东煤田选择典型矿井进行采动区煤层气地面开发与井下抽放相结合的煤层气综合开发试验。 

  根据电力外送规模,继续拓展1000千伏和500千伏“晋电外送”通道,重点发展交流特高压输电,进一步提高外送电装机规模和网对网的输送能力。同时,全面提升省内“北电南送”、“东电西送”能力及新建大电源并网支撑能力。 

  蒙东能源基地 

  到2030年,蒙东煤电装机容量6000万千瓦,其中可外送容量4000万千瓦,风电装机2500万千瓦。 

  在资源丰富的矿区加大煤炭资源开发力度,建设大型煤电基地;在运输条件好的矿区,利用成本优势,加大煤炭外输规模;在水资源丰富矿区重点发展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煤制甲醇等新型煤化工产业。 

  加强蒙东能源基地能源资源开发的统一规划,推进蒙东煤电一体化建设,统筹开发锡林郭勒、呼伦贝尔的大型煤电基地,锡林郭勒、赤峰、通辽的风电基地;建设蒙东500千伏电网和电力外送特高压输电通道,促进煤电、风电的大规模外送。 

  根据蒙东褐煤基地的煤炭用途、外送形式和外运方向,结合区域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煤炭运输专线,不断加大新线建设和既有线电气化扩能改造力度,加快蒙东主要矿区与东北、华北的对外运输通道、联疆达海运输通道的铁路建设,形成比较完善的煤炭资源开发铁路运输服务网络,全面提高煤炭外运能力。 

  加快蒙东500千伏主网架的建设进度,建设坚强的送端电网;加快蒙东电网与华北、东北电网的连接通道建设,确保蒙东电力外送的可行性和安全性;加快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800千伏直流等远距离、大容量输电通道建设,确保蒙东电力外送的实施。 

  西南能源基地 

  到2030年,西南能源基地新增水电装机近1.2亿千瓦;贵州煤炭产量达到2亿吨,煤电装机容量4200万千瓦,其中可外送容量1100万千瓦;天然气产量达到300亿立方米。 

  建设国家大型煤炭和煤电基地,合理控制煤炭产量规模。根据国家云贵煤炭基地建设总体规划和13个矿区发展规划和现有煤炭行业生产布局,打破地域、行业和所有制界限,加快煤炭建设步伐。培育5~6个千万吨级煤炭企业集团(筠连、古叙、盘县、水城、织纳、老厂、小龙潭等)。 

  统筹水力资源开发利用与生态环境保护、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统一西南地区水力资源开发利用规划,按照“流域、梯级、综合、有序”的开发方式,积极推动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澜沧江和怒江5个开发程度较低的流域大型水电基地建设。 

  建设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基地,努力保持川气东输的稳定规模。充分利用西南能源基地完善的电力基础设施,逐步建成藏东南水电东送中转通道,构筑引进国外水电和油气资源的能源战略通道。 

  东中部核电带 

  到2030年,全国核电装机容量达到1.2亿~2亿千瓦,占届时电力总装机7%左右,沿海发达地区和华东地区新增电力装机以核电为主,在国际市场上从核电技术和装备输入转为输出。核燃料加工、制造能力满足国内需求,并成为地区性的加工中心。形成适应我国核能发展的先进工业体系、科技创新体系和监管体系。 

  按照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和面向国防的要求,坚持“热中子反应堆-快中子增殖堆-受控核聚变堆”三步走的技术路线,以提高我国能源安全和国家安全为出发点,以体制机制创新为突破口,紧紧 抓住我国电力需求持续快速增长的宝贵机遇,培育世界一流的现代核电工业体系、核能科技自主创新体系、核燃料闭合循环体系和核安全体系,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加快国内核电规模化建设,提高核能利用的经济性、安全性,增强核能产业国际竞争力,努力成为世界核能强国。 

  坚持统筹规划、合理布局,不断加强厂址规划与开发,有序推进沿海与内陆地区核电站的建设,充分考虑各地的环境容量和厂址资源条件,在用电负荷增长快且资源较为匮乏的东部沿海地区和中部省份,优先安排核电,使核电逐步成为这些地区新增电力容量的主体,在确保现有核电站 安全运行的同时,加快沿海厂址新项目的立项与建设工作,在具备厂址条件的中部省份,如江西、湖北、湖南省,要尽早安排适量内陆核电站项目开工建设,取得经验后在批量化、规模化发展。 

  专家向《每周能源观察》记者表示,我国应加强能源基地建设的规划管理,统一编制能源基地资源开发总体规划,合理制定开发规模、生产能力和开发次序,科学开发能源资源。建立区域能源产业一体化发展协调机制,实现区域间资源共享、政策协调、制度衔接、服务贯通和基础设施共建,促进形成区域能源产业发展无差异的政策环境。 

  各地区煤电装机规模有上限

  以2030年我国发电二氧化硫排放控制目标为500万吨、煤电机组安装脱硫设备的比例达到90%、煤电机组脱硫效率达到95%计算,包括新疆在内全国煤电装机规模上限为17.33亿千瓦,不考虑机组退役替代,全国新增煤电装机规模上限为11.77亿千瓦左右,根据总量及不同地区大气环境容量控制目标,各地区煤电发展的上限规模不同(图1)。 

  近年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能源消费快速增长,由此带来的大气污染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中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大量煤炭燃烧导致大气污染严重。目前华东地区、华中东部四省、京津冀以及南部沿海的广东省已基本没有剩余大气环境容量,这些地区必须进一步加大对现有煤电机组的脱硫改造力度。因此,就环境承载力而言,燃煤电厂应更多地向环境承载空间较大的西部、北部主要煤炭产区布局。 

  各地区煤电装机规模有上限,以2030年我国发电二氧化硫排放控制目标为500万吨、煤电机组安装脱硫设备的比例达到90%、煤电机组脱硫效率达到95%计算,包括新疆在内全国煤电装机规模上限为17.33亿千瓦,不考虑机组退役替代,全国新增煤电装机规模上限为11.77亿千瓦左右,根据总量及不同地区大气环境容量控制目标,各地区煤电发展的上限规模不同。 

  近年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能源消费快速增长,由此带来的大气污染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中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大量煤炭燃烧导致大气污染严重。目前华东地区、华中东部四省、京津冀以及南部沿海的广东省已基本没有剩余大气环境容量,这些地区必须进一步加大对现有煤电机组的脱硫改造力度。因此,就环境承载力而言,燃煤电厂应更多地向环境承载空间较大的西部、北部主要煤炭产区布局。 

  到2030年,国内能源供应总量将达43亿吨标准煤,较2008年增加近18亿吨标准煤。其中,五大能源基地到2030年新增能源产量12.9亿吨标准煤,占全国新增能源产量的74%。东中部核电开发带新增核电装机1.51亿千瓦,新增发电量约11500亿千瓦时 (折合标准煤3.3亿吨),占全国新增能源供应量的19%。
分享到:
上一条 :国家能源局:我国将加快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 下一条 :十一五环保节能投入达1.6万亿,多项环境指标改善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国投资协会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黑龙江省电力开发企业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企业国家开发投资企业电力企业山东省国际信托投资有限企业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企业申能集团有限企业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企业河南省建设投资总企业湖北省能源投资集团企业湖南省经济建设投资企业四川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企业广西投资(集团)有限企业广州发展集团企业甘肃省电力建设投资开发企业
岱海发电漳山发电国际电气北京乐多港发展有限企业
国家国资委北京国资委国家发改委北京发改委国家统计局北京统计局国土资源部水利部国家环保总局中国电力网中电联网站华北电网中国华能集团企业中国大唐集团企业中国华电集团企业中国国电集团企业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企业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企业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企业国家电网企业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企业中国新能源网中国电力报中国能源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